下拉阅读上一章

正文卷 第二百三十三章 莫非他们……

  “欢迎欢迎,啊……小店地方狭窄,装不下这么多人,还真是抱歉了呢!”浦原看着来的这一帮人,展开自己的小折扇,颇为阴阳怪气地说道。

  “的确很小,还有股怪味儿。”碎蜂直接嫌弃地说道。

  “没关系,我刚刚还担心,浦原队长因为四十六室的原因,不肯收留我们呢……店小些没关系,我们可以去‘那个’空间,一护和我说过。”一龙更是装糊涂的高手。

  “家督愿意纡尊降贵,那就太好了,我已经准备好了适合休息的空间。”浦原这是早有准备。

  理论上他的确应该这样称呼,因为……叛逃之前,他还是四枫院的家臣来着!

  虽然平时没见他对一龙有什么尊重,但现在这里还有其他死神不是?

  所以在这个基本已经确定“四枫院一龙并不是四枫院”的时候,浦原喜助反而称呼起了“家督”。

  一龙估计,此时他打开的空间,应该并不是一护训练的那个,而是一处类似于室内环境,就像是进入了一所酒店,的确是“适合休息”的空间。

  其他死神这时进入其中,选好了房间,只有一龙和碎蜂还在浦原身边,似乎还有其他要询问。

  “嗯?那些摆脱了虚化的队长们,不在这里吗?我还想要和他们商量一下,应对虚夜宫的战术呢。”一龙这时理由很充分地问道。

  “其实他们平时也很少来看我的,我也不知道他们在哪里。”浦原只是自顾自地装傻,似乎并不想一龙和平子他们接触。

  “呵,不知道?”碎蜂直接冷笑道。

  毕竟当初“夜一大人”就是为了救浦原和那些家伙才会离开瀞灵廷……

  “那就只能我自己找找了啊……不过其实也就那么几处。”一龙无奈的同时,又带着些自信——仿佛是对【假面军势】的位置心里有数。

  “那些虚夜宫来的【破面】,最先是出现在浦原商店吧?看来蓝染的目标,很可能是浦原队长你啊……你有什么头绪吗?”一龙淡定的问道。

  “完全没有,不过想来应该是【崩玉】的事情,只是没想到……蓝染那么自负的人,居然会在这时信念动摇。”浦原这时用自己的小扇子挡住下半边的脸,帽檐下露出了严肃逼视的眼神。

  显然这话是说给一龙听的——浦原也不相信,蓝染是无缘无故地信念动摇。

  “哈哈哈,所以说……不愧是浦原队长!瀞灵廷没有立刻召你回去,的确是三界的损失,更是我四枫院一族的损失啊!”一龙直接当他是在自吹自擂。

  “嘁。”碎蜂这时鄙夷地看了一眼这个自吹自擂的家伙。

  浦原:……

  对此浦原也没什么办法。

  其实四枫院一龙带人来自己这里驻扎,浦原反而松了口气——并不是为了自己的安全,而是……放在自己眼皮底下,他反而会更放心一些。

  “对了,听说浦原商店受到袭击时,还有两个小孩子在……怎么不见人?不会是受伤了吧?我很擅长【回道】的,连卯之花队长都说好。”一龙这时状似不经意地关心道。

  浦原这时脸色一变道:“多谢家督关心,他们没什么事情,不过……家督是从哪里听说这件事的?我应该没有向瀞灵廷汇报过这种事情才对。”

  浦原和夜一当时并不在场,知道这件事的,除了两个孩子本身,就是握菱铁斋,还有后赶来的志波一心……以及那些来袭的【破面】!

  你一龙是从哪听说的,这不是很明显了吗?

  不等一龙说什么,碎蜂这时已经目光灼灼地说道:“所以……浦原喜助,你为什么没有汇报?我怀疑你是有什么阴谋,可以请你配合一下刑军的工作吗?”

  碎蜂直接将公报私仇写在了脸上。

  浦原:……

  “不不不,这本来就只是没提的小事而已,而且为什么是直接配合刑军的工作?即使想问什么也应该先审讯吧?刑军是秘密处刑的吧?”浦原嘴碎地吐槽了起来。

  而一龙这时满脸不在意,一点儿也没有“失言”的惊慌,而是淡定地说道:“四枫院家当然有自己的消息渠道,咱们都是一家人,浦原队长也不要总是遮遮掩掩的嘛!”

  对于一龙直接推脱到“四枫院家的消息渠道”,浦原自然不信,只是也无从质疑。

  碎蜂听说“一家人”,更是眯起眼睛扫视着浦原的喉咙、锁结、魄睡……

  “甚太和小雨一切都好,不劳四枫院队长关心。”浦原不着声色的改了称呼,以示:别凑近乎!

  “浦原,我就有话直说了……那两个孩子,莫非就是你……”

  对于那两个孩子的身份,一龙一直有所怀疑,不过浦原从来都不会让他们在一龙面前出现。

  见一龙的语气凝重起来,浦原也一阵严肃,毕竟他们的身份不宜公开,同时心里也有些疑惑——你“有话直说”有什么用?难道问出来我就会告诉你?真当自己的是家督了?

  “莫非是你……和夜一大人的私生子?你们这就不对了,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,就应该承担起责任嘛!”一龙忽然换上了市侩的表情。

  浦原:……

  你这是什么有话直说?

  “尽敌螫杀!雀蜂!”

  “不不不,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好吧?等等,碎蜂队长,你冷静些……”

  浦原连忙躲开碎蜂的攻击。

  “碎蜂,别激动,可能只是浦原队长和老家主来到现世后,碰巧收养了两个灵压异常的孩子吧?现世中,也不是就没有灵压异常的例子,比如一护……啊,一护不能算是纯现世,嗯……”一龙煽风点火的说道。

  浦原看起来手忙脚乱地躲避着,不过……看他依旧一手拐杖、一手小扇子的样子就知道,虽然看起来躲闪时很狼狈,但其实根本没有认真,就避开了碎蜂很是认真的攻击!

  “碎蜂,别闹了。”黑猫状态的夜一这时赶到,这才制止了碎蜂。

  “夜一大人!你们……”碎蜂见到夜一,连忙询问起来。

  “别说傻话了!你好好想想,怎么可能……如果是我和浦原的孩子,那就应该是灵体生命,最多是在使用义骸了,不过小雨他们可是货真价实的器子生命、是人类哦!”夜一无奈道,同时瞪向了一龙,怀疑他是故意报复之前在虚圈的事情。

  而一龙这时则是说道:“我去找找那些前队长们,毕竟还有特赦令要读给他们听……”说着就已经转身离开,只留下混乱的现场。

  (本章完)

正文卷 第二百三十三章 莫非他们……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