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正文卷 第八十章 这还能不是斩魄刀?

  “怎么可能?你……”

  朽木白哉虽然退开,但却还是被砍出了一道由肩至腹的伤口,这时摸了摸自己流出的血,眼神有些凝滞。

  刚刚……发生了什么?

  速度居然这么快……

  是因为卍解后的力量,极限地增加了速度?

  可是即便如此,那为什么“千本樱景严”的攻击,完全没有奏效?被对方的灵压斩击劈开了?

  “这就是我的卍解——碎星!同样的招式,对我是不能使用两次的!”一护义正辞严地说道。

  ……

  与此同时,在一护的内在世界里,灭却天星身边,虚天星一边张狂的大笑,一边嘲讽着:“你这是什么?口嫌体正吗?打着‘报复’的旗号,其实是将很重要的能力,包装成了卍解啊!是吧,小碎碎。”

  对于灭却天星,又编出了【碎星】这个名字,虚天星大加嘲讽。

  不过正如虚天星所说,一护的【碎星】,看起来很惨——要被重创之后,才能够获得“同类免伤”的能力,可是……

  这能力本质上,并不是令一护的身体,去适应对手的攻击,而是令自身承受的攻击,被镌刻在记忆中,形成仿佛“本能”的记忆,进而可以瞬间破解。

  更简单地说……再向前一步,就是“全知全能”!

  只是现在的一护,还无法像“取回力量后的友哈巴赫”一样,真正的“全知全能”,必须先用自己的身体来学习……

  可是要知道,哪怕是千年前的友哈巴赫,也还没有“全知全能”的力量,灭却天星“包装”出来的卍解,能力层级毫无疑问是极高的。

  只是看起来惨了一些……

  至于灵子集束形成武器,本来就是灭却师的常规手段。

  “你这么心疼的话,直接放开一些再生能力或是钢皮不就好了?”灭却天星头也不回,依旧看向虚空,似乎是在看向一护对战白哉的第一视角直播。

  的确,灭却天星象征的是“灭却师的力量”,而“虚天星”象征的是“虚”与“死神”的部分结合的力量!

  相比于“死神”,“虚”在灵体防御和再生方面,要更强大得多。

  “休想!除非你放开到一半一半,否则休想我再让出任何能力!”虚天星这时愤怒地说道。

  之前虚天星和灭却天星,争夺用“转神体”具象化的机会,结果自然是虚天星失败了,而且是大败特败!

  因为在灭却天星、通过【转神体】具现出来,教导一护的时候,虚天星还不断的干扰一护,所以灭却天星加大了封印力度……

  现在一护的“卍解”,几乎完全是灭却天星,用灭却师的基本能力,混合死神力量的碎片,所“包装”出来的——所以灵子凝聚的光泽,看起来才这么纯粹。

  面对自己根本“不占股份”的卍解,虚天星本来就气急败坏,不可能投入更多,一脸大叔相的灭却天星,也只是故意提出来气他而已……

  不过就在虚天星破大防的时候,灭却天星忽然严肃起来地问了一句:“而且……如果和你的那种能力结合,即使不是真正的【全知全能】,应该也差不多了吧?”

  原本好像多动症一样、各种摆poss的发脾气的虚天星,这时忽然顿住,接着眼神严肃起来道:“那种能力?好啊,把你彻底吞掉的时候,我会用出来的……”

  只见虚天星这时满脸暴虐地舔了下嘴唇,之后身形渐渐变淡,直到消失。

  ……

  就在“内在世界”里,两“人”唇枪舌剑的时候,外在世界,白哉已经发动【歼景·千本樱景严】——将自己和一护,包裹在一片独立的空间中……

  一片黑暗中,四周漂浮着无数“千本樱”形成的刀刃!

  歼景形态的“千本樱景严”,可以隔绝外界的攻击,不过在内部单挑时,却放弃了“千本樱”原本攻守一体的半鬼道特性,变成了极致的“斩”——也就是以刀刃攻击。

  同时自然也拥有更强的攻击力……

  对于白哉来说,更重要的是,这样一来,与之前的攻击方式不同,他也就又可以对一护造成伤害了!

  不过要“拼刀”的话,一护又怎么会怂?

  几番下来,也只是令一护更加“风中残烛”,可是……白哉发现“歼景”形成的刀刃,也不怎么好用了!

  现在刀刀劈砍在一护身上,都只是在砍到他的皮膜的同时,便被表皮上不算强的灵压,震得散碎成“花瓣”。

  似乎是皮肤上这一层不强的灵压,刚好“震”在歼景形态的刀刃的弱点上……

  故而“歼景”也只是又多砍了一护两刀而已的,很快便失去效果——在“拼刀”时,自己的刀碰到对方便散碎开来,会发生什么?

  此时白哉浑身浴血的样子,已经说明了答案……

  “看来……我们已经……都没有力气继续挥剑了,就让我们……用最后一击,做个了断吧!”白哉一边喘息、一边不甘的说着——自己满血的时候,一护就已经“风中残烛”,现在自己风中残烛了,一护还是“风中残烛”!

  “嗯……”一护一副“我也快倒了”的语气,顿了顿之后问道:“不过,我再问一次……为什么你不救露琪亚,还要制止我!”

  “呵……你能赢我的话,就告诉你。”

  白哉话音方落,全身便灵压暴起,周围灵子随着其灵压涌动起来,形成了闪烁白光的灵子流,裹缠在白哉身后,仿佛两只巨大的翅膀……

  同时灵子在背后隐隐形成了环形,手中的“千本樱”,这时则仿佛是某种猛禽的鸟首!

  “作为奖励,让你见识一下我的绝招吧……”

  一护见状,先是一愣,接着微微一笑道:“绝招吗?天星大叔也教给我了一招……哈哈哈,果然斩魄刀是天星大叔啊!”

  白哉还没有听懂,一护所谓的“果然是死神”是感叹什么。

  之前在【转神体】将灭却天星具现出来,与一护对练的时候,虚天星曾经蛊惑一护——总是在他耳边嘀咕“你什么时候有了【天星大叔是斩魄刀】的错觉”。

  就是那时,虚天星将灭却天星惹急了……

  一护心里也并非全无迟疑!

  不过在看到“终景·白帝剑”之后,一护顿时迟疑全无……

  只见一护这时双手握住手中的“灵子集束剑”,接着……灵压暴起之下,一护身后,也隐隐形成了一对短小精悍的“翅膀”,头上也隐隐浮现出了一只六角形的“环”。

  白哉:???

  如果不是“歼景”隔绝外界的效果还在,躲在瀞灵廷阴影中的“无形帝国”的灭却师们,肯定会摸不到头脑——这个死神的这招,怎么有些“完圣体”的意思?

  雨龙更是要怀疑人生——你这卍解,是不是抄袭我的“灭却师最终形态”?

  不过现在,因为白哉的“终景·白帝剑”,灵子也形成了仿佛翅膀、灵环的结构,第一次与卍解死神战斗的一护,甚至觉得……是不是所有死神都这样?这就是卍解死神的专属能力吧?

  “终景·白帝剑!”

  “碎星一击!”

  强强碰撞之下……

  “歼景”形成的空间,这时也在灵压碰撞下,彻底破碎。

  而一护和白哉,此刻已经对调位置,背对背的站着,典型的……刚刚拼过刀的站位!

  “规矩就是规矩,被判决了的处刑就要执行,如果连贵族典范的朽木一族,都不去维护规矩,还有谁会守规矩呢?和规矩相比,感情毫无价值……”

  “抱歉,果然我对你们这些贵族,丝毫也无法兴起同理心啊。”

  白哉如约解释了自己理由,一护也给出回应之后……

  双方便同时倒地!

  “黑崎同学!”

  就在这时,井上等人赶了过来。

  可惜死神一方的“奶”并没有来……

  作为四番队的队长,卯之花烈在【双殛】上发生混战的时候,既没有做好一个“奶”,也没有暴起伤人,而是在察觉到什么之后,救走了被一护轻伤的副队长虎彻勇音,然后带着她一起去了“清净塔居林”!

  就在一护和白哉双双倒地不久,【缚道之五十八·掴趾追雀】与【缚道之七十七·天挺空罗】也如约而至——虽然白哉已经倒下,但虎彻勇音还是锁定了他的灵压。

  ……

  “……四十六室全体四十位贤者、六位审判官,已于至少十五日前尽殒!”

  ……

  “蓝染惣右介现已离开,其疑似有隐藏斩魄刀之真实能力,【镜花水月】实为幻术类斩魄刀,请各番队交战时注意。”

  勇音的声音,从白哉头上的雀型灵子团中传来……

  “什么?四十六室居然……蓝染大人……啊不……蓝染居然……”十一番队的小胡子荒卷真木造,这时震惊地说道。

  他本来是被更木队长、草鹿副队长命令,给井上等人带路的,原本他对于这命令,也心中惴惴——毕竟此举有背叛护廷十三队的嫌疑,只是……十一番队的队士,比起什么护廷十三队、山本总队长,更加敬重更木!

  小胡子也没想到……

  这么说自己还是慧眼如炬、反抗阴谋的大忠臣?

  其他死神更是被这通知,喝得神情恍惚,山本和京乐、浮竹的战斗,这时也都停了下来。

  不过旅祸们这时对瀞灵廷的架构,还不甚了解,对四十六室、蓝染惣右介什么的,都十分陌生,只是隐约听出瀞灵廷这是出了什么状况。

  “蓝染惣右介是什么人?啊!是不是一个白头发、戴眼镜的家伙?”雨龙本能的感觉那家伙不像好人。

  “嘘!小点声,那是四枫院副队长……”小胡子连忙做出噤声的手势。

正文卷 第八十章 这还能不是斩魄刀?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