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正文卷 第八十三章 仗义执言

  “这么说来……山本总队长的确够冷静,呵呵。”审判官席位上,一名看起来干干瘦瘦、脸上还扑着白粉的贵族中年人,这时阴阳怪气地说道。

  嗯,如果一龙是因为“心系瀞灵廷”,所以才不冷静,那么山本这么“冷静”,一定就是没将瀞灵廷当作一回事儿咯?

  “纲弥代审判官,咳咳咳……山本总队长当时的确是最想要留下蓝染的,咳咳……只是……”浮竹上气不接下气,不过还想要为元柳斋老师辩解。

  不等纲弥代村雄再说什么,一旁另一名审判官——看起来一米出头的老头,这时开口道:“啊?什么?冷静?我很冷静啊……”

  村雄这时嘴角一抖,心里暗骂柳生家的人,把这老头子推到审判官的位置是要做什么?

  不过他也不敢直接开口质问,毕竟这老头子还是柳生家上一代的家主,也是现在家主的父亲——柳生敏木斋宗严,辈分在那里摆着。

  和“元柳斋”一样,中间的“敏木斋”是他的号。

  “敏木斋老先生,村雄大人说的是……”夕四郎这时在一旁,好心地贴在敏木斋耳旁对他解释着。

  没错,此时正面的六位审判官,有三人是熟面孔——除了四枫院家的夕四郎之外,还有霞大路家的琉璃千代、阿万门家的娜由拉……

  前者是继承了家宰云井原本的席位,并且……早有准备之下,在四十六室的噩耗刚刚传来的时候,霞大路家就稳定了局面,令权力平稳过渡,取消了家宰制,并且在一些戴着面具的死神的协助下,家宰故旧的情绪也都很稳定。

  后者则是继承了她老爹席位……

  虽然噩耗太突然,阿万门一族内,竟然有野心勃勃之辈,打着“老家主早有易嫡之心”的旗号,反对娜由拉,甚至想要趁着她被关禁闭、而继续瞒着她……但是所幸有监察部队主持公道、先发制人,维护了阿万门一族的权力交接之正统。

  第六位审判官,其实一龙也还算比较熟,正是不久前还在金印贵族议会的朽木真纯——也就是白哉他姑姑!

  原本朽木、纲弥代、柳生三家,在四十六室的席位并不多,都只有一两个贤者,没有审判官,只有四枫院一族,是百多年来,在大贵族与中小贵族、古老贵族与新兴贵族之间,左右逢源、有意经营,才有了那么多席位。

  不过现在,好不容易有了洗牌的机会,其他三大家族,还不知道趁机向气候已成的四十六室塞人,未免就太傻了……

  三大古老家族,一鼓作气夺下了三个审判官席位。

  只是其他中小贵族,尤其是原有席位的贵族,其中不少也都有所准备的样子,立刻也顺利继承了权力……

  最终双方各退一步,新的四十六室中,四大家族有四个审判官席位,不过同一个家族,只能有一个席位,原有的其他贤者席位,只能让渡给附属家族。

  比如在四十六室中最阔绰四枫院家,就将贤者席位,让给了蜂家、大前田家……

  真纯在露琪亚事件后,认定她侄子这个家主,已经快当傻了!

  为了他的智商着想,真纯让他今后自己代表朽木家族,去金印贵族议会开会——正常也都是家主代表。

  而真纯则是在四十六室任职审判官。

  此时六个审判官席位,四大贵族各一,加上阿万门、霞大路,也都是老牌大贵族。

  虽说贤者席位的占比上,中小贵族依旧领先,但已经算是大贵族们的“扳回一城”。

  利益交织之下,四十六室的席位大家也是各退一步,毕竟……

  这次灭杀上一波四十六室的,可是护廷十三队的人——贵族们还要一致对“下”、压制下这些泥腿子!

  否则太锋利的刀,也会伤到自己……

  “原来如此,元柳斋,你和自己的两个学生打起来了啊。”敏木斋显然逻辑已经不怎么通畅,在夕四郎的解释下,也没有听懂关键。

  “那不是重点,审判官阁下,这次蓝染的叛乱完全是因为事发突然,所以护廷十三队才反应不及,不过各位队长都忠勇用命,很多队长、副队长都受了伤!”一龙立刻帮同僚们开脱。

  “不过……这里面好像没有谁是被叛逆所伤,反而都是伤于内讧吧?”娜由拉这时板着脸问道。

  虽然娜由拉看起来小小的,但严肃起来也很有威严的样子。

  只是纲弥代村雄还有其他话想说,不等一龙解释,就将议题拐了回来:“等等,四枫院队长,如果没记错的话,你也是监察部队的队长吧?这次蓝染事件,山本总队长有不察之责,可是……”

  “没错!村雄审判官阁下,这次其实最大的失察之责,应在监察部队!虽然监察部队对队长级的监察之权,在三十年前受到过限制,但我也不应只是怀疑才对,而是应该果断采取更有效的措施!”

  一龙马上列举出来,是三十年前“室队之争”的时候,监察部队的权力受到了限制,并且强调了——我不是没有反映,我有给四十六室上书、平时也有抨击蓝染……只是没人听我的!

  接着还不等纲弥代村雄再发难,一龙已经果断补充道:“此事我监察部队责无旁贷!对于这次失察之责,我也进行了深刻反省,发现了监察部队内部有许多问题……诸位可以放心,这次我一定秉持壮士断腕的决心,不放过任何蛀虫。”

  “说得好!我看过四枫院队长的请命,这些渣滓的确要清除!”

  “没错,监察部队交给四枫院队长,我们是放心的……”

  “这些人一定不能放过!四枫院队长不要手软。”

  ……

  不等纲弥代村雄说什么,一众贤者已经纷纷叫好。

  毕竟一龙这时要清除“蛀虫”,都是之前一些看不顺眼的贵族、安插在监察部队里的,而这些人还有两个特点,一是已经被蓝染干掉了,二是……他们的竞争者,早就与一龙交好,并且这时大多都抱团上位成功!

  此时一龙在四十六室,提出要清理队内这些“蛀虫”,又岂会不是纷纷点赞——纲弥代村雄见状,也抿了抿嘴,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说什么。

  而且这样一来……

  虽说背地里,一龙的确有排除异己的嫌疑,但是明面上的确可以说是“壮士断腕”,仿佛蓝染事件真的令监察部队自责到恨不能自杀谢罪。

  一龙这个“样儿”打好之后,责任比监察部队只大不小的护廷十三队,一下子尴尬了起来!

  琉璃千代这时看着一龙,眼睛一转道:“此次护廷十三队,一下子有三位队长叛逃虚圈啊……如何追究责任且不说,山本总队长,可有什么递补举荐?”

正文卷 第八十三章 仗义执言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