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正文卷 第一百四十七章 空座

  千年前,星天大帝完成了一统天下之伟业——并且彼时并未以“魂狩”为武装力量,完全以人间王朝之规则,完成了这一壮举,至此除了一些难以抵达的天涯海角、山野荒漠、深海大渊……天下唯有大星。

  然而好景不长……

  灭却师在尸魂界全面溃败后,“瀞灵廷”在幕后唆使各路诸侯、故国旧贵,发动了叛乱。

  现在回想起来,一龙也并未后悔与友哈巴赫结盟、赌了一手,毕竟一统天下并不是他的最终目的。

  因此被“瀞灵廷”盯上也没什么可说的,要说就是……友哈巴赫你也太坑了吧!

  彼时天下一统未久,各地残余势力、封疆大吏,人心未定,因为“瀞灵廷”的介入,一时间天下皆反。

  并且“瀞灵廷”没有星天大帝此前那么讲究……

  大星重要将领接连“莫名暴毙”,不到一年群雄便会师大星之都城——司野。

  联军势力混杂,并无当之无愧的领头之人,眼看大星即将灭亡,即便有“瀞灵廷”在背后牵头,也因为死神们介入不深,而难以抉择出服众之人。

  于是最强的几路叛军首领,在司野指天盟誓,约定灭亡大星后共分江山,带着“群雄”拜了空置的王座,以示无人有兼并各家之心……

  其后一战而克,大星灭亡。

  此战便是“司野之战”,也称“空座之战”,此地也因此更名为“空座”,后世划分为“空座町”!

  因为是有史以来,最惨烈的战场之一,双方在此地伤亡百万,故而在后世,也成为了九大重灵地之一。

  如今的死神,也少有了解这件事的……

  一来是因为,击败友哈巴赫后,弹冠相庆时顺手收拾了“现世”,只是举手之劳;

  二来……已经过去了太久,主导这件事情的瀞灵廷贵族,大多已经消亡,山本老头在内的护廷十三队元老,根本就没有参与这件事情,毕竟当时他们还只是“刀”,掺和不到这种事情里。

  不过……

  一龙在千年前,却亲身见证了这些——就坐在自己的王座上!

  “空之王座……所以天空之王座吗?”日番谷见一龙认可了自己的猜测,于是进一步猜测,这王座为什么不“空”。

  废话!

  当然不空,这本来就不是那把“空座”,而是一龙看着那些人参拜空座时,自己所坐的王座——之所以名为【空之王座】,是因为这能力的起源,就是一龙此时所见证的一切。

  “不,不是天空,而是……远比那更高的天空之上!”一龙满口跑着火车。

  不过也不完全是说谎,因为一龙是在城中高台上看着“空座之盟”,的确坐得比“空座”更高。

  当时的星天大帝,见证了自己的败北,也在死后见证了“空座之盟”不过是一场闹剧。

  实际上在自己头七还没过的时候,“空座之盟”就已经破裂,大星灭亡后,死神们离开,而各路乌合之众,便开始在司野迫不及待地互相吞并、乱杀一通。

  头七的时候,一龙成功虚化,用叛军留下的大量的“整”,饱餐了一顿,当场便进化为拥有打开黑腔能力的大虚,简直不要太补……

  至于大星的士卒们,战时都戴着安魂护符,哪怕是战死沙场,也不会以“整”的形式残留,毕竟当时的大星,对“死”很有研究。

  即便当时的死神们暗中捣乱,令一龙十分愤恨,不过终究没有令将士们变成地缚灵、变成虚留在“现世”。

  成为大虚之后,一龙也没有将各路诸侯吞了泄愤……

  吞掉那些“整”,是因为当时一龙需要力量,而并不是出于“泄愤”的目的。

  虽说是有“瀞灵廷”在幕后,才令他们姑且能统合到一起,但是……输了就是输了,在人间帝王的规则下输了,靠着虚的规则,去吞了他们,大星也不可能再扭转乾坤……

  因为在短短一年中,大星已经从“救世主”,沦为“万恶之源”。

  “泄愤”在一龙看来也没什么意义,于是其后便遁入虚圈。

  再次开始在“虚的规则”下,渐渐地进化……

  瀞灵廷,九番队队舍中,日番谷还在不断尝试着攻击一龙,可惜却都未能奏效,而此时一龙甚至都还没有真正的“出手”!

  不知何时,日番谷心里已经不觉得自己的攻击能伤到一龙,发起攻击的目的……是为了分析一龙的能力。

  “王之威慑吗……不过,你何时称王过?莫非是在虚圈?”日番谷一边躲闪开来、令自己的冰翼停止崩碎,一边向一龙质问道。

  日番谷同时也小心翼翼地估算着,一龙的能力的作用范围——似乎只要够远,就不会被影响到,否则连自己身上的冰都会碎掉,真的……就像“王”一样威严不容冒犯的感觉……

  “哦?还想要栽赃我是虚?知道一护吗?那可是我和灭却师孩子……”一龙自然听出了日番谷话里有话,是怀疑自己的虚圈称王称霸过……于是用无法反驳的理由,证明着自己不是虚。

  接着一龙又解释道:“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‘王’吗?要做自己内心的王者,主宰自己内心的,才是真正的王者!”

  日番谷闻言一愣,一时间似乎也被一龙话语中的豪气与哲理感染……

  当然,实际上一龙说的,没有一句是实话,这根本就不是什么“王的威严”。

  正如此前所说,一龙能够接受自己的失败,失败也不是一两次,不过对于群贼给自己罪状,却耿耿于怀。

  当然,这耿耿于怀,并不是一直像怨妇一样念叨,而是谦虚地向胜者学习……

  于是这次虚化后的一龙,渐渐开发出了【空之王座】的能力!

  一龙的根本能力,本质上就是“控制灵子”——不是任何属性、任何其他规则,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也十分地“纯粹”……这也是一龙真正的出身所决定的。

  现世中,器子层面上,人类已经发现,器子微粒在微观上,都是在做无序运动的。

  哪怕一颗苹果从树上掉下来时,观察它的一个微粒的话,会发现在这期间,不乏存在正在向上、向左右、向四面八方运动的时候,只是绝大多数时候,表现为受到引力的向下运动,所以宏观上整体表现为落下。

  而苹果有无数个微粒,也就是说,在每一个瞬间,都有极少的一部分微粒,正在做着不同的运动,这是器子微粒固有的性质。

  灵子也是一样!

  大星灭亡时,一龙彻底明白,社会动物中,少数派可以通过自己的影响力,令自己成为主流,带动多数派、进而成为真正的多数派,这只与“影响力”有关,而并不需要真的契合多数派……

  灵子……会不会也一样?

  缘由于此,在探索中,一龙的【空之王座】得以形成,甚至……间接地改变了一龙的最终目的,成了他无法再与友哈巴赫同心勠力的导火索。

  本质上这种能力,并没有什么恢弘之气、沛然大力,它唯一的作用就是作用于“灵子中的少数派”,加强它们的影响力,带动其他灵子,进而令宏观表现形式出现违背一切固有理论的“崩坏”。

  比如……

  之所以一龙明明没有翅膀、不像是有飞行能力,却能够轻易悬浮在空中,是因为时刻加强着违背引力、向上运动的极少数灵子,令这些少数派侵染大多数,进而令身体变得向上运动。

  同样,眼下一龙面前、日番谷使用的【大红莲冰轮丸】,的确拥有着纯粹的冰系力量,可以凭空形成冰晶……

  灵子形成的冰晶,也和现世的器子冰晶一样,都是“静”的力量,当低温令微粒“静”下来,便形成了固体。

  不过……

  “静”是相对的,尤其是放在微观层面,在此期间,也总会有些灵子是在“动”,只是相比之下数量太少,所以并不影响冰的宏观表现形式。

  然而在【空之王座】的作用下,这部分与宏观表达截然不同的“少数派”,被赋予了极大的影响力,进而令其“混乱”的运动方式扩散开来……

  在宏观表现上,也就是日番谷的“冰”,开始“冻不住了”,会莫名的散碎。

  因为这是一龙“加强”了他自己的冰中的、极少数的灵子,并没有强行去攻击、去融化,一切都是【大红莲冰轮丸】自己崩溃的,所以日番谷完全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——至于微观上极少数灵子的加强,已经超出了他的感知尺度。

  没有极强的微观级洞察力,连一龙做了什么都不会发现。

  日番谷就陷入到了这种窘境中,在一龙满口谎言的情况下,只能从【空之王座】这名字,推测这是通过“威慑”、来“影响其他能力发挥”的一种能力——“王座”的确有“威严”方面的意象。

  一龙也顺水推舟,间接地承认了一下——无论日番谷是否相信,现在都无法发现更多……

  这正是“隐瞒能力”的最佳方式——对“真名”、“能力表现”和“虚假的作用原理”,结合在一起进行曲解!

  就像是蓝染将【镜花水月】,说成是“利用光线折射的流水系斩魄刀”,幻术效果看起来符合描述,而且【镜花水月】这名字,硬要说是“流水系”也说得通,故而长期以来都没有受到什么怀疑,更别说是防备。

  一龙这时也在同等、甚至略低的灵压下,就戏耍了日番谷,甚至在作用距离上还有所保留……

  如果不是故意放水,日番谷也根本无法掩护一护离开!

  “不过……你的【空之王座】,似乎也只是‘威严’吧?只要不接近伱周围五十米的话,就根本不会受到影响,而且你也无法直接攻击!”日番谷这时笃定的说道。

  ————

  东东:嗯,现在是不是觉得,主角叫“一龙”,非常的合理了?这也是一开始,给主角取这个名字的灵感由来,在“法天六角柱”的作用,是操纵灵子的时候,其实也应该能联想到……

  (本章完)

正文卷 第一百四十七章 空座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