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正文卷 第一百七十八章 逼供

  一龙回到牢狱队,就像是回自己的队舍一样,没有任何阻碍地就来到了监牢里。

  看着被封印在十字架上的女破面,一龙也认出了对方的身份……

  缇鲁蒂,最早的一批【破面】之一,因为是亚丘卡斯,所以刚刚被【崩玉】注入死神之力,成为【破面】的时候,被蓝染列入了“十刃”之列。

  不过因为蓝染很快就有了“合伙人”,给他找来了不少真正强力的【破面】,缇鲁蒂也就被挤出了【十刃】,成为了“三位数”——只有曾经担任【十刃】,后来被挤出来的【破面】,会有“三位数”的编号。

  缇鲁蒂的编号是105……也就是第五个被挤出来的前十刃!

  进入瀞灵廷的【破面】,应该一共也没有几个,毕竟蓝染也不是现在就想开战……

  其中居然有缇鲁蒂,一龙估计出动的【破面】中很可能没有“十刃”、或是只有一名“十刃”作为统领。

  可见……

  蓝染并未将【王印】视为必需品,更像是“有枣没枣打一杆子”!

  缇鲁蒂这时全身缠着白色的绷带,不是止血用的,而是将她束缚在这十字架的封印道具上,只有脖子以上露出来。

  原本垂着头,似乎因为无法吸收灵子,而依旧处于虚弱中的样子,听到开门的声音才抬起头来。

  “你……”缇鲁蒂见到一龙,先是一怔,接着似乎认出了他。

  区区一个“前十刃”,在虚夜宫根本就是边缘人物,当然不会知道“林”这百年来是在尸魂界。

  不过……

  一龙现在的样子,和之前在虚圈时的破面导师“林”,五官没什么变化,只是肤色有些差别,“面具”和“虚洞”都伪装了起来,还有气质差距比较大而已。

  缇鲁蒂也是认识“林”的……

  当年还是只“蛾子大虚”的缇鲁蒂,也来一龙这里听过课,并且给一龙留下了比较深的印象。

  一方面是因为,她本身就是罕见的“亚丘卡斯”——虽然没有“瓦史托德”那么罕见,但相比于多如尘沙的普通虚,可是要少上太多,也是一龙真正关注、是否能够“自行破面”的门槛,而普通虚,一龙根本不抱什么希望。

  至于“基力安”……

  意识混乱,还不如普通虚,别说是“自我破面”,用【崩玉】都难以人为催化,数量比亚丘卡斯【破面】还少,所以在虚夜宫中,【破面】的实力上下差距有断档。

  另一方面,缇鲁蒂是当时的“亚丘卡斯”中,对“自行破面”表现得最为热切的虚之一,有着可以说是“扭曲”的上进心,经常缠着“林”,甚至令妮露觉得这家伙过于热切了。

  或许也正是因为过于迫切,她也根本无法“驯服外在的野兽”,并且在蓝染以【崩玉】促成【破面】诞生的消息传来后,缇鲁蒂也是第一个离开的……

  缇鲁蒂这时看到一龙,恍惚间意识到,眼前的死神肯定和“林”有关!

  不过就在她刚刚开口的时候,一龙已经走上前,一把捏住她小小的下巴,仿佛在捏一把橡皮泥,下半张脸瞬间扭曲,可以听到骨骼摩擦的声音,似乎再用力一点点就要捏碎了。

  接着一龙仿佛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一样,左扭扭、右扭扭地观察着……

  “的确是虚的气息,还是亚丘卡斯的气息,不过看起来却像是人类……有趣,原来这就是【破面】啊……破得还真彻底!”一龙啧啧称奇地说着,仿佛是第一次见一样。

  缇鲁蒂的话,这时也被捏得无法开口,同时……看到了一龙冰冷的眼神,心里一哆嗦的同时,立刻也明白了对方的意思。

  “是蓝染派你们来的?他有什么目的?”一龙冷声问道,并且也松开了缇鲁蒂的下巴。

  虽然因为受伤而略有扭曲,但缇鲁蒂这时还是咔咔作响的开口道:“不知道!”

  一龙这时直接抓住她紫色的短发,向下一拉的同时,膝盖狠狠地撞了上去——这下整张脸都“略有扭曲”了。

  与此同时……

  因为一龙过大的逼供动作,十字架刑具也已经弯折、断裂。

  “我可不像那些温柔的家伙,不知道的话啊……不知道【破面】之后,面具还是不是弱点?”一龙说着,一只手握住她左额上的面具,就将她整个人、连同十字架一起拎了起来。

  尾火虎见状,适时说道:“一龙大人,京乐总队长只抓回了她一个……”

  显然是提醒一龙,这可不能打死了!

  “不,京乐那家伙告诉我,他一个也没有抓到。”一龙满不在意地说道。

  “不过……”尾火虎这时示意性的看了看周围。

  “嘁……这名犯人,我要带出去单独提审!”一龙说着,直接拎着她的面具,将她拖出了监牢。

  接着在此前一龙亲自布置的讯问房间里,一龙再次逼问了缇鲁蒂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一直愤恨地瞪着一龙的缇鲁蒂,这时一口口水吐过来,不过被一龙轻易躲开。

  只是这也激怒了一龙……

  “呵呵,看起来的确像是人类了,不过……不知道身体构造有没有不同。”

  一龙冷笑着,下一刻一拳将她的腹部打穿!

  只是……

  这自然也破坏了她身上的封印!

  ……

  朽木三人这时一路“瞬步”地来到了“案发现场”,这地点的确很偏僻,只见现场还停放着被击毁的大撵,大概是用来运输【王印】的。

  就在这时……

  “嗯?有发现吗?”碎蜂向京乐皱眉问道——刚刚京乐忽然轻轻出了一声、还掩了下自己的耳朵。

  “没什么……”京乐讪笑中带着些无奈。

  没错,他本来在关押缇鲁蒂的监牢里,还有她身上的封印中,都放置了监控手段!

  他也能猜到,关押那名女破面的事情,不可能瞒过四枫院,只是想要趁机试探一下,看看四枫院和蓝染究竟什么关系。

  不过现在……

  四枫院不仅带走了那名女破面,而且还在逼问中,破坏了封印结构,使得他无法再监听。

  这令京乐也很是无奈——他也有怀疑,四枫院或许是故意的,只是……从现在掌握的证据来看,四枫院完全可以说自己是正常逼问,封印被破坏只是“不小心”。

正文卷 第一百七十八章 逼供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