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正文卷 第一百零八章 新九郎的军令状

  且说伊势新九郎的狗腿子,进来京乐家赌场内横行茬事。

  他们眼睛倒也尖,不去惹那些惹不起的,只是找个由头,便打砸赌坊内的东西,对那些惹得起的客人,也肆意辱骂挑衅……

  纵使是贵族,也不是谁家都像大前田家那么有钱、那么善于经营,像是京乐家,就很需要赌坊这种高利润的横财。

  “各位大爷来玩,怎么不提前知会一下?下面人不懂事,恕罪恕罪?”

  坊主大抵也明白这伙人的身份,此时出面还哄着这些泼皮,想要“以和为贵”,毕竟县官不如现管——伊势新九郎这是新官上任,京乐家虽然也有贤者、还有护廷十三队的队长,但也并不想硬碰。

  而且京乐家这等大贵族,负责一个小小赌坊的,自然不是真的京乐家的人,连旁支都不算,只是赐姓京乐的家奴。

  各大贵族其实人口都不算多,毕竟灵体的寿命虽然漫长,可是生育率很有限。

  “算你识相,今天哥几个就给京乐家一个面子……”

  这些人也是收了钱便走,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要再来,具体怕是还要京乐家去和伊势新九郎来谈。

  可是当他们走到门口,忽然一人闪身而出,将为首的一人撞了一下。

  “他奶奶的!谁不长眼睛?”为首的泼皮恼道。

  下一刻,一些旁观看热闹的,还有赌坊里的人,只见一道死霸装的衣襟飘过,同时听到……

  “瀞灵廷中,竟有如此恶徒,该杀、该杀!”

  旋即一阵异样的刀光闪过,接着一阵惨叫飙血之后,伊势的狗腿子竟是大多都还没来得及拔刀,就已经被尽数砍杀,而杀人者则是扬长而去……

  京乐家的坊主也懵了——一开始还以为是护廷十三队的大人物“见义勇为”,怎么……还走了?

  不过他这一走,便成了“行凶”,尤其是刚刚那刀的样子……估计还涉及“违规始解”——平时瀞灵廷中,对“斩魄刀”的【始解】也是有限制的。

  于是京乐坊主一面通知族内,一面上报、一面也通知了京乐春水。

  平时京乐春水和族内已经没什么往来,很是看不上他们的样子,不过……因为开业当天,京乐春水还来过,所以坊主这次还是通知了他。

  很快,京乐春水……还有内廷队的队长狛村,以及监察部队的四枫院一龙、伊势新九郎,四人都来到了现场。

  瀞灵廷中,发生如此残暴的凶杀案,尤其是犯人还逃了,这将负责瀞灵廷秩序的内廷队、也就是七番队,还有监察部队,全都惊动了。

  有人敢在瀞灵廷这样杀人……

  倒是不奇怪!

  不过通常动手的都是有所依仗、有恃无恐,狛村也只能上报、不敢咬人家,而且上报的结果,往往都是泥牛入海。

  像是这样杀了人就走的“凶徒”,却是十分罕见!

  此时赌坊的一众目击者,有些畏惧地看着狛村——自从蓝染之乱后,狛村就不再戴头罩了,直接将柴……将人狼族的脑袋露出来。

  “你是说……没有看清行凶者是谁,只是穿着死霸装,并且始解了斩魄刀?是什么样子的始解斩魄刀?”狛村立刻追问道。

  “没、没看清,不过……好像是一把有眼睛的刀,当时他拔刀便砍,我们没看清楚,只是明显比一般的浅打要大。”坊主连忙回应道。

  “你们这么多人,就没有一个看清相貌的?”狛村皱眉道——看他这反应,不像是有意隐瞒。

  “那就更看不到,那个人……带着头罩,和狛村队长伱之前的打扮很像。”坊主尴尬地说道。

  当然,他们倒是没怀疑狛村,毕竟狛村的身材摆在这儿,不是一个头罩就能隐藏身份的,而且狛村也没理由帮京乐家出头。

  “凶手还打砸了你的赌坊?”一龙往周围看了看,之后向他确认起来。

  “回四枫院大人……这倒不是,小人不敢胡说,是这些被杀之人,不知为何,来了小人这赌坊中捣乱,因此被看不过眼的凶犯所杀。”

  面对四枫院一龙时,坊主明显姿态要更低很多——毕竟一个是四枫院家的家督,另一个只是……山本总队长不知哪捡来的人狼泥腿子!

  “这么说,杀的是一伙恶棍?”一龙哂笑着看了看伊势新九郎。

  新九郎这时脸色难看地说道:“虽然是恶棍,但若是人人都在瀞灵廷中,都如此随意杀人,那还了得?”

  狛村这时不屑地“哼”了一声……

  “这话倒是不错,若是七番队、或是我们监察部队的人,杀这种人也便杀了,可不能随便什么人,都可以恃武杀人。”一龙这时附和了一句。

  不过伊势新九郎却感觉这话有些刺耳——他可不信,四枫院一龙没有看出来,这些是他伊势新九郎的人!

  接着一龙一锤掌心道:“居然出了这种事情,我必须查探清楚……伊势副队长,要不这虚圈,还是你替我走一趟吧。”

  听到四枫院一龙图穷匕见,伊势新九郎立刻说道:“不劳四枫院队长!四十六室既然已经下令,这点小事,又怎好劳驾四枫院队长?这里的事情,还是交给在下来做吧!”

  “伊势副队长,这可不是小事吧?”一龙说着,看向了京乐春水。

  毕竟这可是京乐家的地方……

  “没错,还是立刻查出结果的好。”京乐春水懒洋洋地说道。

  伊势新九郎心中一惊,暗道:莫非就是冲着我来的?

  “京乐队长放心,四枫院队长也大可放心去虚圈,等您回来的时候,我定已经找到那凶徒!”伊势新九郎连忙说道。

  “这……京乐队长怎么看?”一龙有些纠结的样子,看向了京乐春水。

  “伊势副队长,我能够信任你吧?”京乐春水这时从斗笠下,露出了犀利的眼神。

  京乐和浮竹在队长中,属于年纪比较大的,并非相貌上的中年大叔。

  伊势新九郎见状,立刻打包票道:“京乐队长放心,四枫院队长回来前,我定已经抓到那凶徒。”同时心里也松了口气,看来京乐春水和四枫院一龙不是一伙的。

  想想也对,两人虽然都有针对自己的理由,但是……毕竟这两人之前还有过不小的冲突!

  一龙这时打断道:“这种事情也不能只图快,若是抓错了人……”

  “若是如此,任凭处置!”伊势立下了军令状。

  “既然伊势副队长这么说,那瀞灵廷的事情,便交给你和狛村队长,我也能放心去虚圈视察了……”一龙端着架子答应下来。

  伊势也顾不上这家伙的架子大,而是松口气——要不是京乐春水,也看不惯四枫院一龙,说不定还真被他找借口留下。

  而狛村则是有些怀疑地看着四枫院一龙……

  什么时候,这种事件是“监察部队配合内廷队侦办”了?

  这可不是四枫院一龙的风格……

  往常监察部队的准则,向来都是“能不做事、就不做事”,因为只有不做才能不错,只有不错,才能指责别人的错!

  狛村的脑袋很大,不过不是想这些用的,只是隐隐感觉,有人要倒霉……想着还看向了伊势新九郎。

  (本章完)

正文卷 第一百零八章 新九郎的军令状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