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悬疑灵异 麻衣相师

第2506章 万钧雷霆

麻衣相师 桃花渡 2786 2021-10-14 01:18

  

“这怎么可能……”那些残神互相一看:“他明明……”

明明,应该在元气大伤的休眠。

蟠龙刚要被寄生,被这个金色的龙气一震,睁开了眼睛。

它直直的盯着我,那双巨大剔透的眼睛,露出了几分意外。

金毛已经跟着我跑了过来,回头盯着黑龙,虎视眈眈。

我一只手摁在了金毛头顶上。

金毛会意,翘起了尾巴。

而我转过脸,看向了那些残神。

都是熟悉的脸。

曾经,在天河边说,一生一世,对我不离不弃。

可后来,全跌到了下头,要闹个天地翻转。

我给过他们机会。

他们抬起头看着我,眼里悚然一动。

他们是不相信,本该休眠的我出现在这里,可没有谁,不认识那种金色的雷电。

“你们要立的新主,就是庚长?”

黑蟠龙的名字,叫庚长。

“那又怎么样,你残虐无道——是你逼着我们叛,逼着我们反!”

我逼的?

我记得很清楚,其中一些,贪心不足,是想在人间得到更大规模的供奉和香火。

在他们看来,人的存在,不过就跟牛羊贡献肉,植物贡献果一样,在下头,多少都做过不合规矩的事情——比如,制造不该有的灾祸。

他们总认为,我对他们过于严厉,而对人过于仁善。

他们不服。

看到了祟反而是攫取更多,他们动了天地翻转的心。

已经被封了一次,还是执迷不悟。

程星河他们早从后面站起来了,都做好了准备。

“是谁把你们放出来的?”我声音一厉:“说。”

这一声,神气一扩,山峦震动,乌云四合。

黑龙盯着头顶,眯起了巨大的眼睛。

那些残神,不由自主,就被压的生生低了好几分。

“无道之君,人人得而诛之!”

一个声音响了起来:“我们就是要把你拉下来!”

那是个虬髯巨汉,身上的黑气,是这里最盛大的。“怕个什么?”而他厉声说道:“既然他元气大伤,说不定,刚才那一次,不过是强弩之末,做样子给咱们看的——咱们已经被压下去一次,还有什么可怕的?”

“不错,他才封祟多长时间?绝不可能恢复。”

“那咱们……拼尽全力,未必会输!”

一瞬间,黑气扩散,顺着四面八方席卷了过来。

我叹息了一声。

程星河冒着强大的神气凑了过来——其实现在,还没有把全部的神气放开:“七星,江仲离都让你装死了,你这个时候出来,是不是把他计划打乱了?”

“不碍事。”我看着面前那些残神。

他们这一出来,除了为祸人间,也不会做其他事情了。

“他们——走不了了。”

与此同时,那些乌黑的气息奔着我们卷了过来,一道金色龙气卷起,对着那一片黑,荡涤了过去。

只一下。

面前的一切黑气,轰然被扫平。

那些残神一怔,就发现,头顶轰隆有声。

数不清的金光,接天触地,下一瞬,那些残神,跟葵夫人一样,倏然成了灰烬。

黑龙看向了那片飞灰。

这一瞬,几道寒星似得锋芒,从右侧倏然一闪。

哦,原来,有个别长了心眼儿的,躲在了原处,看见了这个阵仗,要跑。

可他们没跑出去。

一道琉璃色的凤凰火倏然炸起,奔着那个位置席卷了过去,扑灭好几点,剩下的还想夺路而逃,却撞到了过不去的屏障上。

苏寻早就设下了阵。

还剩下两个,一个蓝色的身影,已经扑了过去——哑巴兰,叫来了蛮神。

不过蛮神力气虽大,撞翻了一个,却又跑了一个。

那一个,跑是跑了,可没几步,忽然跌倒,滚落在地,接着,浑身是火,成了灰。

白藿香收回来了什么东西——大概,是一种针,不会对我们用出来的针。

这地方,被荡涤的干干净净。

我回过头,看向了庚长。

庚长跟我四目交接,张了张嘴,却说不出什么来。

这场纠缠,不光是他,我也累了。

“说起来,”程星河想起来了:“你当初,可打过黑蟠龙一次,难怪跟你手足反目,现在吃上恶果了吧。”

我是打过,我那次打他,到现在,也并不后悔。

那个时候,身体已经被祟污染,力量薄弱了下来,哪怕我已经知道元凶是无祁,也已经没有了回天之力。

我能做的,只有跟他反目——否则,他为了揭穿阴谋,惹恼了无祁,那等到秋后算账,我已经不在天河,谁能护得住他?

我那个时候,自视太高。

我总以为,一切都在我掌控之内。

结果,他被卷了进来,搭上了千百年的光阴。

我伸出手,摸到了庚长的头上。

庚长没有开口,可也没有躲闪。

这一瞬,附近一抹琉璃色的神气倏然而落。

小龙女?

小龙女落在了地上,皱起了眉头,一副十分不开心的样子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还能是怎么了。”小龙女不高兴的说道:“玄武天柱的局被打开,放出了不少残神和祟的旧部,闹的沸沸扬扬,我还想想去大显身手,可没想到,那些东西扩散的那么快,简直跟渗到了纸里的墨汁一样,抓也抓不到。”

原来,那些残神席卷出去,要去害人,不过,天师府厌胜门摆渡门兵分几路,把外头围的水泄不通,把损失,降到了最低。

小龙女的力量是强大,可那些残神扩散的太广,一时无从下手,竟然没发挥出多大能力,直生闷气。

“有什么可气的?”我说道:“抓住了那个元凶,给你出气。”

“还说元凶呢!”不提还好,一提起来,小龙女更不高兴了:“放龙哥哥还不知道,广泽神君似乎只是略施小计,就把那个元凶给找到了。”

程星河他们都是一愣:“这么快?”

我倒是一点也不意外。

那是广泽神君。

是算无遗策,多智近妖的江仲离。

有什么事情,是他做不到的?

“是谁?”我看向了天河:“人呢?”

“这个嘛……”小龙女皱起了眉头:“抓的时候,出了点小意外。”

她指向了九州鼎的位置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