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土法造大明

第117章 黄袍加身者,许非宋太祖本意!

土法造大明 贫道小沙弥 2688 2021-10-14 04:20

  

“啊?”

万贞儿站在原地,眨巴着自己那大眼睛望着前面的朱见深,心中却无法理解朱见深的话。

什么叫为什么不啊?

如果放在后面,这种操作真是太简单了,大浪潮之后,多少兔子的国有资产就是这么被一圈圈的干掉的,其实这个逻辑很合理,你只是跟不上人家的玩法而已。

你买人家的封地,用的是现金加股份的形式。

现在咱们是股份制企业了,如果要扩大市场是不是要扩大产能,是不是要投入设备之类的,那好了,咱们按照股份来投入吧,我先投个五千万,你看看,你有钱按照股份出不?

没钱,那对不起,你的股份要减少啊!

然后多来几次,你还有个啥?

当然,朱见深不会这么的狠,但是,你拿了我的钱,最好还回来,当然,您的股份不变,以后肯定能赚大钱,这个是没错的,所以,要把眼光看长远!

你看看后世兔子股票上,凡是能赚钱的,一般都是人死了,继承人不知道这事!或者就是人没死,账号不记得了,多少年没登陆了!

要不怎么说,眼光都放长远,不能贪图眼前的蝇头小利,咱们可是为了发展!

朱见深似乎觉察出乐万贞儿的情况,转过身望着这个大姐姐,心中却在苦笑——

我的姐啊,我也没办法啊,资本的最初本身就需要原始积累的。这是谁也跳不出的圈子,我又不是皇帝,更不是国家,能够玩点剪刀差,或者发动战争!

我也很无奈啊!

只能是逮着这些不差钱的封建皇族贵族官绅阶级进行薅点羊毛。

放在后世,好歹也算是改良版温和式资产革命,有地主经济时代进步到资本主义时代,嗯,虽然算是皇家资本集团,但是勉强算得上国家资本主义吧,所以,这是要上教科书的。

可这些,我能跟一个大明朝景泰八年的宫女解释么?

“我明白了,小郎!”

万贞儿忽然来了一句,上前几步,走到马车旁,掀开帘子,准备请皇太子殿下上车,可这个时候的皇太子殿下是懵的。

你明白了?

你明白啥了?

我说什么了么?

还是说你这个小宫女也是穿越来的,你的系统任务就是做到皇后?甚至要把自己的儿子扶成下一任皇帝?

那可真是太可怕了!

朱见深准备将计就计,于是和平常一样上了车。

车辚辚,马萧萧,一队队的随侍营的兵卒护卫着走向了才曾经的南宫,现在的东宫太子府,只是他们不知道的,在城门上有人看着他们离去。

“太后和太上皇没有参与?”

景泰帝朱祁钰望着朱见深离去的身影,对着身边的王诚问道。

王诚现在贵为东厂厂公,又曾经是皇城内的司礼监的提督,更是太监中少有的老祖宗,有些事还真的就是你想去查了,才会有人依附你。

就比如说原来,皇城里的是,王诚根本就不想管,结果呢,兴安一呼百应,大权在握,在加上曹吉祥的迎合,导致他明明是权势最大的太监,却始终搞得自己跟景泰帝朱祁钰的随侍太监一样。

但现在则不一样,在景泰帝朱祁钰布置下,就算是铁板一块的慈宁宫现在也有他的眼线,比如刚刚朱见深进宫见孙太后和太上皇朱祁镇,他现在便已经得到了消息。

王诚躬着身子,跟在景泰帝朱祁钰的错后位,低声的说道:“根据得来的消息,太后和太上皇应该不知道这件事,也是在这才弹劾的事情上才知道太子殿下的操作,而且按照臣得到的消息,襄王殿下的封地,的确是花了钱的,而且除了钱,太子殿下还给了襄王府香皂生意的干股……”

“这小子倒是想的还算是周到,只是这事,朕没法向藩王宗亲交代啊!”

“那耿九畴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景泰帝转过身子看着王诚问道。

“朕不认为耿九畴有什么坏心思,怕是被人利用了,为声明所累,一把年纪了,朕反倒是不好处理他了……”

景泰帝朱祁钰有些感慨的说了一句,然后才淡淡的问道:“那现在查出来这件事幕后是谁在兴风作浪么?”

王诚没有说话。

同样的问题,朱见深也在问自己真正的帝师,老太师老天官王直王老爷子,王老爷子只是轻轻的咳了一声,便缓缓的说道:“这件事,对谁最有利?”

谁才是最大利益所得者?

按理说,太子被弹劾,最大利益所得者应该是皇帝,或者是其他皇子,但是景泰帝没有儿子,所以,只能是景泰帝朱祁钰!

可这件事中,景泰帝朱祁钰也是受害者!

那么真相只有一个——

“不可能的,老太师,这件事我父皇也是才知道的,不可能兴风作浪的,再说了,就算了我父皇想兴风作浪,那位可是耿九畴,学生不认为我父皇能说动他!”

朱见深也慢慢的在王直王老爷子的教导下开始往政治权谋之中思索。或许是因为后世政治作为单独的一门课程,太多的权力、利益之间的阐述让朱见深反倒是在这方面一日千里,越来越像一位朝堂老阴……高手!

王直王老爷子只是轻轻的摇摇头,缓缓的说道:“黄袍加身者,许非宋太祖本意!如果有一天,有人拥立太上皇复辟,那么是太上皇得益么?也未必!”

“但得益的人,肯定已经拿到了自己最想要得到的东西。”

“很多事,有时候其实是自下而上推动的,虽然都是动,主动是动,被动也动!”

朱见深皱着眉,想了半天之后,才缓缓的问道:“老太师是不是有什么学生不知道的消息……”

老太师王直只是轻轻的一笑,缓缓的说道:“其实这件事也巧了,只是有人知道徐有贞最近才到达了沧州府!”

徐有贞可是被发配到了云南呢!

那是正月,现在是六月!

五个多月才走到沧州府?

朱见深忽然心中一紧,这位可不是什么善茬,要知道历史上的夺门之变可就是在人家手里一手策划的!

如果说,徐有贞还在,那么皇宫内的事有曹吉祥,倒是也能理解为什么知道的这么快了,可襄王那边呢?

他们知道的也太快了!

重点是,石亨作为现在大明朝军方第一人,有没有也参与其中?

自己一番运作,难道只是把大明朝改成了夺门之变2.0版?

“老太师是觉得这个徐有贞是主谋?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